乡村同志故事

2024 年 5 月 23 日

我和父亲

随着我一天天的长大,父亲在我的梦中竟以另一种独特的气质出现。梦里我们不再是一对父子,我们神情对视,就像一对恋人那样。也只有那一刻,我会感觉到在父亲深邃眼神里,一直掩藏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忧伤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9 日

虎子

百十户的张家村里已经先传开了“张大柱家生了孩子,一出生就死了”的消息。张虎子就因为一出生就来了一次“死”而复活闻名于张家村,甚至有人因此断言,张虎子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”,长大了必然是了不起的人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8 日

长海叔

风中摇动的芦苇,密密匝匝挡住我的视线,但是我隐约看见一个人影,在我前面几十米远的地方闪现。都五点多了,家家户户冒出了炊烟,滩涂里还会有谁?我慢慢地靠了过去,我的确看到了一个背影,一个中年壮汉的背影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8 日

山村野汉

这是一段关于东北的黑土地的往事,那里的壮汉眉粗胡子硬,行走坐卧都透着彪悍劲;那里的老汉吸着旱烟,喝着烈酒,说起古时风月今人流韵,自是别有味道;那里的青年瘦长清秀,淳朴诱人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4 日

我爱农民老木

文/韩小元2008 第一章外面的世界精彩纷呈,这里的世界还在酣睡,这里的一切依然如故! 前言:高中时,我狂热喜欢一直人……我最...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3 日

布谷村庄

简介: 这一夜,我又梦见了子凯,梦见我们一起又回到二婶家,我们站在亲手挖过的红薯地里,等待着麦子发芽;我们背着二婶一起下河洗澡...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