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同

2024 年 5 月 31 日

豹子是我亲兄弟

一开始这篇文章命名为《良缘》,豹子说这样老土的命名,同志们一看就溜过去了,建议我改为《豹子是我亲兄弟》这样联想面较宽的名字,我一听觉得有理,也就依了他,于是就有了诸君读者面前这篇——扣人心弦,超越亲情的《豹子是我亲兄弟》,敬请垂注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1 日

队长的故事(上)

王峰想了很多事,第一当然还是那个老问题: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?但这个问题已经问了自己六年了,从十七岁那年开始问,一直没有答案,因此今次再问也不会有什么新意,是啊。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还穿着一身代表正气正义的警服的人,怎么会是一个喜欢男人的GAY呢?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1 日

队长的故事(下)

王峰想了很多事,第一当然还是那个老问题: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?但这个问题已经问了自己六年了,从十七岁那年开始问,一直没有答案,因此今次再问也不会有什么新意,是啊。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还穿着一身代表正气正义的警服的人,怎么会是一个喜欢男人的GAY呢?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0 日

姜花之恋

就在三年前的那个秋日,日正当中,长天一碧无底。在乐山大佛的脚下,宇帆穿着帅气的运动装,当他向我挥动着双手的时候,我按下了快门,留下了永恒的霎那,所谓忧郁之美应该是宇帆照片中的那个样子吧?而这个时候的宇帆已经去到了另一个世界,我常常想宇帆会不会偶尔也会想念我?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0 日

有个哥们爱过我

认识阿翔是在高一的一个晚自习,放完水我刚走出厕所,就看见一黑影走了过来,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揽着我就往前走,还一口一个哥们的叫,忽然感觉情况不对,这声音听着怎么有点生,八成这哥们是认错人啦!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9 日

东大往事

考上东大对我来说当然算是件好事,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排得上号的学校,虽然那时我对自己的取向没有明确的认知,但是却对长得肉肉的、有爷们气息的男生有天然的好感,东大可是工科为主的学校,里面必然有着无数男生,无数男生中也必然有让我有好感的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8 日

我喜欢他十年,他终于结婚了

他是我的发小,我们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,用他的话来说,穿一条裤子,抢一把玩具枪长大的。他过百岁的那天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,或者这就是所谓的宿命,我们一起读幼儿园,读小学,读初中。我从懂事起,我就喜欢黏着他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7 日

我就这样被掰弯了

一直以来,我的恋爱对象都是女的,千真万确,老天在上,就连意淫的对象都是女人。我确信自己很直很直,走大街上看到两个男的手拉手都会反胃的那种直。想不到有一天我也成为了这样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接受的“奇葩”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7 日

满腹相思都沉默

前段时间整理电邮的时候,翻出了本科室友小瑜的来信,他告诉我要结婚了,这是我大学毕业后五年里第一次和以前的生活产生的联系,虽然这几年生活很平静,我也很少去想从前的生活,但是那一刻我怕了,以前的种种已经变得模糊,很多细节都丢失了,我害怕几年后我甚至会怀疑那些是不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