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 年 5 月 23 日

我和父亲

随着我一天天的长大,父亲在我的梦中竟以另一种独特的气质出现。梦里我们不再是一对父子,我们神情对视,就像一对恋人那样。也只有那一刻,我会感觉到在父亲深邃眼神里,一直掩藏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忧伤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2 日

我把他掰弯之后,他又直了

专家们说真正的直男是掰不弯的,能掰弯的都不是直男。只能说,我让冒菜找了真正的自己。但是,我却没有能够让他做真正的自己。回头想想跟冒菜的五年来的纠纠葛葛,我发现,我真的就是个傻逼。辛辛苦苦掰弯的人,居然又让他直回去了,而且,估计弯不了了……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1 日

遇见你,我的爱情向左转

那年夏天我18岁,正读高三,所以开学也提前了一个月,毕竟是高考班,所以补课什么的也不为奇,初次见他是在我回家的公交车上,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忘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,或许我一辈子都无法忘记了,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,一言一语,都是那么的刻骨铭心,我很想忘记,可越是想忘记就越是记得清晰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1 日

无果花开

项磊是我大学同宿舍的室友,出柜的同志,他的出柜颠覆了兄弟们曾一度想当然的同性恋形象。项磊不算那种清秀的男生,言行举止也不娘娘腔,只有在充分相处之后才能发现他的感情要比一般男生更细腻,也更脆弱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1 日

兄弟之上

项磊是我们大学宿舍的室友,入学后不久,项磊就对我们坦承了自己的同志身份。他的出柜,一度颠覆了兄弟们过去想当然的同性恋形象,因为他不算那种清秀的男生,言行举止也并不娘娘腔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0 日

宇航和雨林的激情岁月

昨天是清明节,我去了墓园给逝去的男友扫墓,这是男友逝去的第一个清明节,我特意买了一捧鲜花端端正正的摆在了男友的墓碑前。看着墓碑上男友的名字我的心中还是不愿意相信,这墓碑下那一捧白色的骨灰就是我往日鲜活的爱人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0 日

再也没有这样的人

每次听那首歌,总觉得又回到了那个盛夏,那个只能在梦里回去的夏天。梦里和他一起去图书馆看书,一起去练歌房唱歌,一起去吃顺姬冷面,一起逛西市场。这样的梦做了很多年,以前梦中惊醒,总是忍不住哭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0 日

我和峰子那点事

本人目前大四,高二看中了某个臭小子,苦苦追了一年,高三终于到手,高考本人自愿降20分,和他去了同一所大学,现在还在一起,虽然我总想换换口味,不过他手段实在多,换口味容易,灵魂级伴侣难得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9 日

两个伪直男的十年爱情故事

早就有提笔书写我和他的故事的想法,但因一直忙于生计也或怕写了开头就没有恒心写到结尾,这次终下决心:一定把我和他这十年来的感情历程写下来,让大家来一起见证我们的爱情,或耻笑或不削或祝福我们的爱情吧!别怀疑我们是G,我们到现在都没觉得自己是G,也从没接触过G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19 日

小远和安子

假如生命中从来没有安子出现过,那么一切会是什么样子呢?每次这样想着,都禁不住会嘲笑自己想法真是够无聊的。不管怎么说,安子已经确确实实在自己生命中出现过了,伴随着青春的足迹,一步一步走过来,早就无声无息的渗透了生命中的每一个缝隙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