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4 年 6 月 1 日

听大叔讲那过去的故事

我的爸爸和吴毅的爸爸是世交,到现在都是拆不散的老兄弟,有时看到这俩老头坐在楼下的小花园聊天,真的怀疑他俩是不是也像我俩一样有着不寻常的关系。吴毅比我大两个月,在两个孕妇怀孕的时候,那俩老头就寻思着来个指腹为婚,亲上加亲。可月老并没有让那俩老头圆梦,两个大胖小子相继出生,加上我们在老娘腹中就被确定了的””关系””我们就算是一起走过了30年了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6 月 1 日

退伍兵的诱惑

往事像幻灯片一一呈现在我面前,烈日下训练时的专注,初次打招呼时阳光的笑脸,因为我打架受处分时的大义凛然,一起回老家时的乖巧,脚伤后每天背我上班时的温情,当然还有那一次次的激情,一切的一切,仿佛还在昨天,如今难道就要告一段落?我万分不舍,却又百般的无奈,如果这个世界对同志多一点通融,如果大家没有过多的传宗接代思想,如果。。。如果。。。。。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6 月 1 日

从过去到现在(上)

本不想这样的,想让自己的感情就属于自己,可是人都有倾诉的欲望,我也不想憋着了,觉得难道独乐乐不如共乐乐,所以,把我的“悲苦”人生和大家摆一摆,也许我会收益匪浅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6 月 1 日

从过去到现在(下)

本不想这样的,想让自己的感情就属于自己,可是人都有倾诉的欲望,我也不想憋着了,觉得难道独乐乐不如共乐乐,所以,把我的“悲苦”人生和大家摆一摆,也许我会收益匪浅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1 日

豹子是我亲兄弟

一开始这篇文章命名为《良缘》,豹子说这样老土的命名,同志们一看就溜过去了,建议我改为《豹子是我亲兄弟》这样联想面较宽的名字,我一听觉得有理,也就依了他,于是就有了诸君读者面前这篇——扣人心弦,超越亲情的《豹子是我亲兄弟》,敬请垂注。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1 日

队长的故事(上)

王峰想了很多事,第一当然还是那个老问题: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?但这个问题已经问了自己六年了,从十七岁那年开始问,一直没有答案,因此今次再问也不会有什么新意,是啊。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还穿着一身代表正气正义的警服的人,怎么会是一个喜欢男人的GAY呢?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1 日

队长的故事(下)

王峰想了很多事,第一当然还是那个老问题: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呢?但这个问题已经问了自己六年了,从十七岁那年开始问,一直没有答案,因此今次再问也不会有什么新意,是啊。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,还穿着一身代表正气正义的警服的人,怎么会是一个喜欢男人的GAY呢?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0 日

姜花之恋

就在三年前的那个秋日,日正当中,长天一碧无底。在乐山大佛的脚下,宇帆穿着帅气的运动装,当他向我挥动着双手的时候,我按下了快门,留下了永恒的霎那,所谓忧郁之美应该是宇帆照片中的那个样子吧?而这个时候的宇帆已经去到了另一个世界,我常常想宇帆会不会偶尔也会想念我?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30 日

有个哥们爱过我

认识阿翔是在高一的一个晚自习,放完水我刚走出厕所,就看见一黑影走了过来,胳膊搭在我肩膀上揽着我就往前走,还一口一个哥们的叫,忽然感觉情况不对,这声音听着怎么有点生,八成这哥们是认错人啦!

阅读全文
2024 年 5 月 29 日

东大往事

考上东大对我来说当然算是件好事,不管怎么说也算是个排得上号的学校,虽然那时我对自己的取向没有明确的认知,但是却对长得肉肉的、有爷们气息的男生有天然的好感,东大可是工科为主的学校,里面必然有着无数男生,无数男生中也必然有让我有好感的。
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