长篇同志小说 · 2024 年 5 月 13 日 0

我和混混段小兵(下)

  87
  每次一想到段小兵我就痛苦万分,心如刀割,甚至能感觉到肌肉无力的颤动。
  那时,已经是六月了。
  我突然就像变了一个人。
  变得像六月的天气,有点不能自己,开始神经质般地乱发脾气。
  晚上失眠,白天就成了噩梦——头痛、烦躁、脆弱得要命,老想摔坏什么东西。
  由于要毕业了,同学们经常推杯换盏,把肉涮得劈劈啪啪响。
  每次聚在一起,气氛都很伤感,大家谈论着工作、出国和未来,有的甚至谈到了深圳、股市、外贸、开放等等。
  我听着听着,就会扔下一句“一群傻子”,便扬长而去。
  那段时间,和我有接触最多的,是那个骚扰女教授,被学校开除的张庆东。
  张庆东和我一样,也是当地人。
  他经常会来学校找我,也多次说我变了,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代雄弼,说话不着边际,行为怪异,思路也匪夷所思,让人莫名其妙。
  有一次,他陪我去银行取钱。
  我前面是个老太婆,和窗口的服务员唠唠叨叨一大通,我心烦意乱,跑去另一窗口等候。
  另一个窗口是位小姐在我前面,说是存一万块钱,可又不放心,大屁股一坐,占着窗口一张一张数,数一张,吐一口唾沫,那谨小慎微的样子,想必是钱来得不易。
  我又回到原来的窗口。
  那个老太婆走了,一个戴墨镜的小伙侯着,说是办什么卡。
  办卡就是麻烦,出示身份证原件复印件、填表,手续烦多,问一句填一下,我强行把存折递过去,那个漂亮的服务员却说,先生,请稍等,业务一笔一笔来。
  我想我是疯了,真得疯了。
  我就冲她就来了一句:坐台小姐都可以同时接俩,你也是坐台,为什么不可以?
  那个漂亮的服务员被我噎得脸色铁青,当即毫无客气回敬我一句:流氓,怎么说话的这是?
  张庆东凳子上坐着,一直目睹我来回换窗口的全过程。
  他急忙过来拉了拉我的袖口,示意我克制。
  待我取了钱,按了一下窗口的“不满意”键,气冲冲离开了银行。
  张庆东快速跟了出来,问我:“老代,气性这么大了呢。”
  我瞪他一眼。
  他讨好般地笑了笑,说:“哟,取这么多,要买什么啊?”
  “避孕套!”我没好气回答。
  他目瞪口呆,盯着我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  随后,他又陪我去了路边的水果摊买水果。
  我问老板,苹果多少钱一斤。
  一元!老板见生意来了,满脸堆着讨好的笑,扯个口袋,装了起来。
  称了称,三斤。
  我掏出钱,就要递给对方的瞬间,突然把手缩回来。
  我拉着张庆东的手,掉头就走。
  来到旁边那家水果摊,我价格也不问,抓起苹果就往袋里装,付完钱,我举着水果冲刚才那个老板裂嘴笑。
  把她气的!
  张庆东说,代主席,你怎么啦,不买就不买嘛,干嘛要气人家。
  我说:我气她了?有吗?我气她了吗?
  张庆东没有争辩,看我一眼,叹了口气,撇下我,径直走。
  我追过去,拉他的手,不依不绕地说,我为什么就不能气他?为什么就不能?别人都可以气,怎么就不能气呢?
  我嘟嘟囔囔了好几遍。
  我对自己的这种言行毫无觉察,压根就不觉得有什么不对,我甚至对张庆东说,这没什么不对呀,我想买就买,不想买就不买,难道不是我说了算吗。
  更离谱的是,走了几步,我们还看见几个少年在抢着踢地上一个矿泉水瓶,不料,有个少年踢出了骨折。
  我是一直在看他们踢的。
  而且,我知道他们中肯定有某个人会出事的。
  但我没过去提出警告,非但没警告,我还数起了数,数到二十时,有个少年的腿咔嚓一声,我突然放出爽朗的大笑声。
  那以后,张庆东再也不来学校找我了。
  张庆东对同学说我变了。
  他说我思维变得混乱,成了一个言行怪异的人。
  他还说言行怪异的男人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之为神经质的男人,说神经质的男人是男人种类中最可怕的一种,也是大家最不敢接近的那种。
  他甚至一语成谶,背地里给我取了个可笑的外号“孕妇”——敏感、多疑,随时都战战兢兢的,动作大了,怕流产,动作小了,又怕将来难产。
  我还以为,神经质的男人就是那种搞艺术,披头长发,拎着吉他,在街上乱跑,边跑边高声弹唱“冬天里的一把火”的男人。
  没想到我竟然能和“神经质”这三个很可怕的字眼沾上边。
  真是这样吗?真是这样吗?
  我像是梦呓一般喃喃自语着。
  我在生活的漩涡中苦苦挣扎!
  本来,离毕业就没有多少时间,兵荒马乱,人心惶惶,是每个追梦人青涩岁月终结,大家都在为前程奔波,为未来撕杀。
  听张庆东这么一说,他们都为我感到忧虑,甚至把我架去看医生。
  医生说,这是毕业综合症,与考前综合症类似,不需要特别治疗,多休息,保持情绪稳定,等毕业了,适应一段时间就会自行消除。
  我当然知道,我得的并不是什么“毕业综合症”。
  如果这真的是一种病,也肯定“失恋综合症”——我被段小兵抛弃了,可我还爱着段小兵,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  说到底,是段小兵把我性格中最恶劣的部分激发出来了。
  我也不想这样。
  如果你真的迷恋上一个人,你一定能够明了这种结束后,深入骨髓却又无能为力的痛。

页面: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